循跡曉講 / 待分類 / 中國人學英語到底是為了什麼? | 循跡曉講

分享

   

【四方集運查詢】中國人學英語到底是為了什麼? | 循跡曉講

2021-03-09  循跡曉講

    |循跡曉講 · 用文化給生活另一種可能 

    |作者:瑞鶴

    |配圖/排版/校對:循跡小編

    |全文約9900字 閲讀需要25分鐘

    |本文首發於循跡曉講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每年到這時候,我們都可以看到許多“讓人不知道説什麼好”的提案。這其中,“取消英語教育必修課的地位”是差不多每年都要提到的事情

    |類似的提案,幾乎每年都能看到 圖源於網絡

    大家怎麼看英語,學英語,其實是一件很難用一句話就講好的事情。

    一方面,網上許多人在叫囂“堅決不學英語,保留中國傳統文化”;另一方面,各種英語輔導班如雨後春筍,層出不窮。一方面,很多國外的譯作,翻譯質量之差令人髮指;另一方面,“一千英語詞彙在美國可能夠了,在海淀可能不夠”的現象層出不窮。

    |海淀是全國教育的風向標,雖然“廢除英文教育”的呼聲甚囂塵上,但海淀的家長還是寧可內卷也要卷着把英文學下去  圖源於網絡

    如果光説國人對英語“又愛又恨”,似乎有點過於單薄。

    實上,中國人並不是“改革開放以後”才開始學英語的。從大清開始,英語就逐漸地為國人所熟知,而差不多在同一個時刻,過人的鄰居日本也開始逐步接受英文。

    這兩個國家在隨後的歷史中幾經沉浮,國家和民眾對英文的態度,一方面受到歷史的影響,另一方面也在潛移默化地影響着兩國的歷史。

    01
    大清英語故事

    從鴉片戰爭開始,大清雖然屢屢被英國和其他西方列強暴揍,但清廷的尊嚴還是要的,咸豐皇帝面對英法修約的要求,割地賠款什麼的都可以,就是萬萬不能讓外國公使進北京,因為外國公使見皇帝是要不下跪的,這讓皇帝極其沒有面子。

    |圓明園遺址 圖源於網絡

    當然,咸豐皇帝這麼做的後果我們也知道,第二次鴉片戰爭,八旗最後的騎兵在八里橋被擊潰,圓明園被燒了,皇帝也死在了熱河。

    到了這個時候,學習外語,跟外國人打交道,就變得迫在眉睫。

    |《中英天津條約》簽訂場景 圖源於網絡

    比如《中英天津條約》規定 “:嗣後英國文書俱用英字書寫 ……遇有文字辯論之處 ,總以英文作為正義。此次定約,英漢字詳細較對無訛,亦照此例”。

    這個時候,按照蘇州翰林馮桂芬的説法,西人“能讀我經史 ,於我朝章、吏治、輿地、民情類能言之”,而我官員紳士 ,對於外國情形 ,則“懵然無所知”在這種情況下,他建議在上海設立翻譯公所,學習外國語言文字。

    但清朝政府並沒有同意這件事,後世很多研究者認為這是“清朝不重視”,但還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清廷生怕民間有人學會了英文之後“知道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於自己的統治不利

    ▲ 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獲得方生老師主講的《大清帝國》音視頻專輯,更多知識專輯可以微信搜索小程序“循跡講堂”,或者到各大應用商店搜索“循跡講堂”APP

    但又不能不培養外語人才,於是恭親王奕訢奏請皇帝,請求開設各國總理衙門,以主辦外交,與此同時,還要開設官辦的學校,培養翻譯人才。

    奕訢奏請令廣東、上海兩省督撫,從“專習英、佛、米三國文字語言之人”中“挑選誠實可靠者,每省各派二人,共派四人,攜帶各國書籍來京。並於八旗中挑選天資聰慧,年在十三四以下者四五人,俾資學習”,京師同文館就這樣創立了起來。

    |美國傳教士丁韙良與同文館教員合影 圖源於網絡

    京師同文館創立的初意僅僅在於培訓中外外交上所需要的翻譯人才,清廷並無長期開設同文館之意,曾設想“俟八旗學習之人,於文字言語悉能通曉,即行停止”。

    同文館教什麼呢,按照1872年公佈的西學課程,由外語學習西學需八年。“元年 :認識寫字。淺解辭書。講解淺書。二年:講解淺書。練習句法。翻譯條子。三年 :講各國地圖。讀各國史略。翻譯選編。四年數學啓蒙。代數學。翻譯公文。五年 講求格物。幾何原本。平三角。弧三角。練習譯書。六年講求機器。微分積分。航海測算。練習譯書。七年:  講求化學。天文測算。萬國公法。練習譯書。八年天文測算。地理金石。富國策。練習譯書”

    在英語或者各門外語之外,加上了許多自然科學和歷史地理的內容,那是因為當時中國不少有識之士看到,跟西方打交道,光會外語不行,西方先進的軍事和技術是很值得學習的,京師同文館出來的人才,不但要成為大清外交的棟樑,還要成為當時洋務運動的中流砥柱,按照他們的構想,“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一定可以救大清於水火之中的。

    但是,洋務派的熱忱遭到了現實的無情嘲諷。

    在“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指導思想下,京師同文館的八旗子弟享有體制內的優待,而且在當時,科舉考試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不但這些學生自己學習不上心,就是學校本身,也是上午講解四書五經,下午抽出一點點時間講外語和科學。

    這樣的背景下,學生總體而言學習效果並不好,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京師同文館教習丁韙良與他的學生在自己的住所留影 圖源於網絡

    1865年,京師同文館照章對英文館第一屆學生進行了一次大考 ,但結果不理想 ,即使考列優等的學生 ,也“究屬一知半解 ,於西洋文字未必全局貫通”。“鑑於八旗子弟“漢文義理本未貫串 ,若令其以洋文翻譯漢文 ,功夫分用 ,速效難期”, 後來的京師同文館招收範圍擴大到漢族官僚子弟,由於社會風氣漸開 ,學習外語成為時尚 ,到了1870年以後,京師同文館的學生素質得到了大大改善。

    但即便如此,學習外語,瞭解外國,還是要面臨士大夫階層的道德拷問

    大清國出使英國欽差大臣郭嵩燾在日記《使西紀程》中稱讚英國,發出“西洋政教、製造,無不出於學”的呼聲,他向清政府大力介紹英國先進的管理概念和政治措施,稱讚西洋政教制度,並對中國內政提出效仿的建議;但在該作寄回中國後,因希望由總理衙門刊印,導致士大夫階層的仇視,要求將其撤職查辦,當時清朝官員裏有個“清流黨”,這些所謂的正人君子,彈劾郭嵩燾的奏摺裏,那些邏輯,用詞甚至語氣,跟今天網絡上的許多言論是驚人的一致

    |郭嵩燾(1818年—1891年),湖南湘陰城西人,中國首位駐外使節。圖源於網絡

    比如他們指責郭嵩燾在書中一再侈言俄、英諸國富強,是為了取媚外國,“喪心失體,已堪駭異”;其次,他認為竟然説西洋立國也有二千年,且政教修明,智力兼勝,最為荒謬;第三,“不得言和之論”,在他看來“豈止損國體而生敵心,直將隳忠臣匡濟之謀,摧天下義憤之氣”;第四,“至祈天永命等語,更屬狂悖”。

    除羅列以上罪狀之外,翰林院編修何金壽進而指出,郭嵩燾是在故意張大恫嚇之詞,是為了“挾以震駭朝廷”,“搖惑天下人心”,滅自己的志氣,長洋人的威風,實乃居心叵測。“其書中立言,尚恇怯如此,安望其抗節敵庭,正論不屈乎?”並義憤填膺地表示“我大清無此臣子也”。

    總之,郭嵩燾的書“立言悖謬,失體辱國”,因此請求朝廷立即下令,將《使西紀程》“嚴行毀禁”。

    話都説到這份兒上了,郭嵩燾還能有什麼結果呢?他被清廷申斥,書稿亦遭毀版;甚至他的副手劉錫鴻也在趁機誣陷他,郭嵩燾傷心至極,因病請辭。

    大清朝的重臣尚且如此,那麼受時代裹挾的民眾,就更加如此了。這其中,清政府的“留美幼童”,算是一個典型的時代悲劇。

    |容閎(1828.11.17-1912.4.21),廣東省香山縣南屏村(今珠海市南屏鎮)人,著名的教育家、外交家和社會活動家。中國第一個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的留學生,被譽為“中國留學生之父” 圖源於網

    1870年,曾經在美國耶魯讀過書的容閎倡議派幼童前往泰西肄業之計劃,獲其好友丁日昌贊同,並且得到曾國藩、李鴻章支持,成立“幼童出洋肄業局”。

    1872年到1875年,清政府先後派出四批共120名幼童赴美國留學,幼童出洋時平均年齡只有12歲,容閎亦被任命為留美學生監督及清政府駐美副公使。

    第一批幼童於1872年8月11日由上海出發,跨越太平洋,在美國舊金山登陸。他們乘坐剛剛貫通北美大陸的蒸汽火車,到達美國東北部新英格蘭地區,從此開始了他們預定長達十五年的留學生涯。

    |晚晴第一批赴美留學生在上海輪船招商局合影  圖源於網絡

    這些幼童們克服了語言障礙,取得了優異成績,到1880年,共有50多名幼童進入美國的大學學習。其中22名入讀耶魯大學,8名進入麻省理工學院,3名進入哥倫比亞大學,1名進入哈佛大學。

    看上去,這些幼童有望在學成之後帶給大清光明的前途。但這一切在1881年戛然而止。清政府本希望這些學生進入軍校就讀,但美國政府當時只允許日本人就讀軍校,而拒該批學生於外,大清駐美公使陳蘭彬就藉此主張全撤留學生。

    “軍校就讀事件”只是表面的原因,陳蘭彬真正想要裁撤赴美幼童留學生,根本原因還在於留美幼童習染西洋風氣

    |反應留美幼童到達美國的水墨作品  圖源於網絡

    幼童在美國接受西方教育,過美國式生活,隨着時間推移,這些幼童不願再穿長袍馬褂,經常是一身美式打扮,甚至不少幼童更將腦後長辮剪掉。一些幼童受宗教文化影響,漸漸地信奉了基督教。

    幼童學習西方教材,不但學到了許多嶄新自然科學知識,也接觸了啓蒙時代的人文社會科學,使他們漸漸對學習四書五經等儒家經典失去了興趣,不太遵守煩瑣之專制禮節,進而認同個人權利、自由、民主等先進理念

    他們與美國女孩子暗暗約會,參加各類體育活動等,凡此種種新變化都被清政府保守官僚視為大逆不道,不可容忍,一場圍繞留美幼童之中西文化衝突無可避免,既然如此,不如全都裁撤得了。

    1881年,原定十五年的幼童留美計劃中途夭折,全部學生被召回國。

    此羣中國歷史上首批官派留美學生回國後即遭到社會譴責,當時1881年9月29日《申報》寫到:

    “國家不惜經費之浩繁,遣諸學徒出洋,孰料出洋之後不知自好,中國第一次出洋並無故家世族,鉅商大賈之子弟,其應募而來者類多椎魯之子,流品殊雜,此等人何足以與言西學,何足以與言水師兵法等事。性情則多乖戾,稟賦則多魯鈍,聞此輩在美有與談及國家大事及一切艱鉅之任皆昏昏欲睡,則其將來造就又何足觀。”

    |詹天佑、歐陽庚與同學的合影 圖源於網絡

    《申報》的判斷過於悲觀了,留美學生回國後參與了中國最早的礦冶、鐵路、電報建設,活躍在此等新興產業。一部分人又歷經了1884年清法海戰和1894年清日甲午海戰,甚至為國捐軀。

    直到20世紀初,這些當年的留美幼童紛紛成為朝廷重臣,在外交領域,更是當仁不讓地代表大清國,足跡遍佈世界各地。

    這當中,以京張鐵路工程師詹天佑,民國初年的國務總理唐紹儀,清華大學首任校長唐國安,都是其中傑出的代表。

    |唐紹儀(1862年1月2日—1938年9月30日),同治十三年(1874年)第三批留美幼童 圖源於網絡

    但這批幼童最開始留學美國,就是為了“救亡圖存”,也就是説,這些人都是大清國的工具。如果這些工具很聽話,很符合預期,這是好的,一旦這些工具不趁手,那是隨時可以犧牲的。

    這些幼童中,固然有國之棟樑,但還有很多人在留學期間去世,甚至還有學成歸國的人在庚子事件中被義和團殺掉的。

    總之,在大清為了“救亡圖存”,有必要學習西洋的器物技術,那麼,學點外語似乎有必要。但説到西洋的體制,文化,乃至人們的思考方式,那是萬萬不能學的

    如果學外語的目的是為了這個,那這樣的外語不如不學。這是清末很多中國士大夫階層的心態。在這樣的心態下,無論是官辦學校,還是出國開眼界的官員或者平民,都要面臨着巨大的阻力。

    一言以蔽之,一些人從來不想去面對英語背後的那個文明,這樣的心態,從大清朝到現在,一直如此。

    02
    明治英語故事

    在大清打開國門之後不久,中國的近鄰日本也被迫開國了。

    出現在江户海面上的美國黑船打碎了德川幕府閉關鎖國的政策,黑船的指揮官佩裏准將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非常滿意,贈送給了日本人一批禮物,這其中包括蒸汽小火車模型,還有一台莫爾斯電碼機。

    日本人對這些非常感興趣,馬上組織仿製。

    |黑船事件 圖源於網絡

    這樣的態度和大清構成了鮮明對比,事實上,日本人很早就意識到英語的重要性,早在1809年,德川幕府就下令向長崎的荷蘭人學習英語。

    在這種情況下,面對西方的衝擊,日本的態度比大清顯然更加積極。

    日本開國之後,思想家福澤諭吉在自己的慶應學塾開辦補習班,親自教授英語。在當時,英語學習成了日本的時尚。到了明治維新之後,日本政府更是把“文明開化”和“富國強兵”列為同等重要的任務

    福澤諭吉對日本的影響至深,過去一萬日元的紙幣上就印着他的頭像

    ▲ 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獲得方生老師主講的《明治維新》音頻專輯,更多知識專輯可以微信搜索小程序“循跡講堂”,或者到各大應用商店搜索“循跡講堂”APP

    在這種情況下,日本的普及教育裏,英語佔了非常重的分量,而學習英語的目的,也是要“引入西方文明,改變日本社會”

    1872年,日本政府規定在小學開設英語課程,1884年,全日本的中學也應該“像教授漢語一樣教授英語”。至於大學,走得更激進一些。1873年,東京大學開始實行英語標準的教育政策,也就是説,大學裏的教學用語就是英語了。

    民間如此,日本的海軍一向以英國為老師,更是不遑多讓。

    |江田島海軍兵學校  圖源於網絡

    江田島海軍兵學校的校舍,每一塊磚都是從英國運來的“赤煉瓦”,學校裏還供奉着納爾遜的頭髮。不但如此,整個海軍兵學校教學語言也都是英語,學生查的字典都是英英字典,沒有任何日語註釋的那種(江田島海軍兵學校:從這裏走出的舊日本海軍軍官一個比一個有精神!| 循跡曉講)。

    這樣訓練出來的海軍軍官,自然是在“開眼看世界”的方面和大清不可同日而語。

    |秋山真之的英文名片

    日劇《坂上之雲》裏有一個鏡頭,主人公秋山真之上大學預科班首先學習英語,第一堂課,學習的課文説英國紳士要公平正義等等,學生為之振奮,但出國回來的老師告誡學生説,所謂英國紳士的公平正義只是在他們自己之間,不要以為他們現在會這樣對待日本人。

    秋山真之看到在英國人居住區英國人欺負日本商人,打抱不平,用文章上的“英國紳士應持公平正義等”課文理論,卻不為英國惡霸理會,幸好有英國軍官路過教訓了惡霸。

    |《坂上之雲》  圖源於網絡

    學生問老師,為何英國人在日本作惡卻不能按日本司法來處理,老師答,西方人在日本有治外法權,因為日本製度落後,日本人被外國嘲笑為猴子,因為他們只知道模仿。現在日本要立憲法,開議會,建立現代法治,等到日本建立了與西方國家類似的制度的時候,日本將成為和它們一樣的現代化國家,日本將獲得其它國家的尊重,治外法權也將不會再存在了。

    這段話很能反映出明治時期日本人對英語和西方的態度。

    福澤諭吉等思想家認為,日本人學習英語,是為了從根本上“開啓民智”,在20世紀初,日本成為了東亞強國,更是在日俄戰爭中打破了“白種人不可戰勝”的神話,這其中,英語教育功不可沒——“開啓民智”是一種比“救亡圖存”更加高瞻遠矚的想法,在這樣的底層思維差距下,中日兩國的英語學習,乃至相關聯的國運,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此消彼長,這樣的對比是很鮮明的。

    03
    民國英語學習故事

    進入20世紀,大清被民國取代。

    在這個時候,中國的英文教學比大清時候好得多,畢竟當權者不少也都知道跟西方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1912年底,民國教育部公佈了《中學校令施行規則》,對於英語科目,其教學目的在於“通解外國普通語言文字,具體運用之能力,並增進智識”,其教學內容在於“宜授以發音拼字,漸及簡易文章之讀法、書法、譯釋、默寫……作文”。

    |燕京大學  圖源於網絡

    1922年,民國北洋政府又頒佈了由《學校系統改革案》中延展出的學制系統,即“壬戌學制”,在“壬戌學制”中,英語教育處於非常重要的地位,尤其在學年制改為學分制的一段時期內,英語學分在初中和高中的教學分量中均居首位,通常與國文並列甚至超過國文

    在大學階段,英語更是學生必須掌握的基本技能,因為許多課程都是留洋或外國教授採用全英文教材直接講授的,因此英語自然而然地成為當時大學生的必修課程和重點科目。

    民國的英語教學得到重視之後,自然產生了一些大師和一些經典的英文教學著作。

    在中學英語教育層面,周越然編撰的《英語模範讀本》、林語堂編撰的《開明初中英語讀本》以及林漢達編撰的《初中英語讀本》都是其中較為傑出的代表。

    在編撰初中階段的英語教材時,這些學者教授非常重視培養學生的口語和交際能力,而對於高中階段的英語學習,所編撰的英語教材則特別偏重於對學生閲讀和寫作能力的培養,其通常採用文選形式,精心挑選了多種歐美文學名著供學生研讀探索。

    |民國新教育教科書《英語讀本》 圖源於網絡

    1946年,民國教育部出版了一套大學英語教材,該教材供大一新生使用,除了出版信息之外,書中內容全部採用原版英文,沒有單詞註釋和課文翻譯等參考信息,當時為大學新生編寫教材的委員會成員包括朱光潛、梁實秋等知名學者,足見民國政府對於大學英語教育的重視和扶植。

    但同時,民國時期也是中國多災多難的時代。有那麼幾個瞬間,中國似乎要滑入亡國滅種的無底深淵了。在這個時候,英語要不要學已經不是首要的問題,在很多知識分子看來,如何看待漢字和中國文明,是比學英語更迫切的存在

    一些知識分子看到了文字和文化的可貴之處,這其中就有學貫中西,並主持了民國英語教材編寫的林語堂。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福建龍溪(今漳州)人,中國現代著名作家、學者、翻譯家、語言學家。圖源於網絡

    林語堂作為一名華人學者,有意於將中國的古典文學、傳統文化乃至中國式的生活理念介紹到國外,並寫下了《吾國與吾民》這部向國外介紹中國人的書。

    《吾國與吾民》在美國甫一出版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圖書排行榜,成為一時熱點;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銷量居高不下;多年後仍數次重新出版,成為了華人作家的作品暢銷於美國的先例。

    林語堂寫作《京華煙雲》的初衷,是覺得“把紅樓夢翻譯成英文太麻煩,不如自己寫一部新的作品給英語世界的讀者”。

    |林語堂發明的中文打字機 圖源於網絡

    事實上,林語堂對中國傳統文字和文化的熱忱還可以舉出非常多的事例,比如他一直在努力發明中文打字機。當時,科學嚴謹的漢字檢索系統仍未建立起來;又由於漢字本身是符號文字而非字母文字,發明這樣的打印機可謂是異常困難,林語堂在數十年間鍥而不捨地研究探索,自斥資金,購置設備,堅持不懈地一再嘗試,以致一度傾盡家財、負債累累,而最終成功發明了“明快中文打字機”,幷於1946年在美國申請專利。

    和林語堂等知識分子相比,另一些中國的知識分子覺得中國傳統文化應該被拋棄,尤其是漢字,這是阻礙中國發展的攔路虎,應該全面廢除漢字,用拉丁字母來拼寫漢語(參見《百年前的中國人為什麼想要廢掉漢字?| 循跡曉講》)。

    最終,隨着抗戰的勝利,中國的民族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提高,這個時候,再説什麼“廢除漢字”似乎也沒什麼必要,“學英文”和“保留傳統文化”似乎也沒什麼衝突,於是,我們現在看的寫的,除了英文,也還能有傳統的中文留下來。

    在這個時期,救亡的需求,或者説想象中救亡的需求,還是壓倒了一切。在救亡的需求下,英語可以被重視,中文可以被拉丁化,當然,救亡壓倒一切的情況下,幹出什麼也都不意外。

    這個時候,中國的一些知識分子可能願意去看一看,英語背後的那些文化是怎麼樣的,但他們的聲音很快地就被”救亡圖存“徹底淹沒。

    04
    昭和男兒的英語學習故事

    民國時期的中國多災多難,對於“學英語很緊迫”這件事,知識界和政府並無分歧。與之相比,中國的近鄰日本,因為國勢強盛而民族自尊心急劇膨脹,也就對英語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日軍佔領旅順港 圖源於網絡

    一切要從日俄戰爭説起。

    這次戰爭中日本戰勝了俄國,但美國作為日俄調停人,竟然力主讓日本放棄戰爭賠款,這是日本人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從此之後,日本海軍開始將美國作為自己的假想敵。

    ▲ 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獲得方生老師主講的《日俄戰爭》音頻專輯,更多知識專輯可以微信搜索小程序“循跡講堂”,或者到各大應用商店搜索“循跡講堂”APP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成為了國際上的“五大國”之一,但在國際上,日本感覺自己處處被英美掣肘。1922年的《華盛頓條約中,日本設想自己的主力艦噸位起碼要是美國的70%,但美國堅持日本的主力艦噸位必須是自己的60%,並逼迫日本接受這樣的協議,這讓日本非常受傷,日本跟英美的關係急劇惡化。

    |華盛頓條約讓日本海軍的“八八艦隊”迷夢破滅了,圖中未完成的戰列艦土佐號,只能遭到廢棄處理,日本舉國都對這個條約極其不滿

    日本一方面感覺自己很受傷,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的民族精神可以作為“大東亞共榮”的魂魄。

    早年間,日本作家夏目漱石以揶揄的方式描寫過所謂的“大和魂”,

    “日本人像肺病患者似的咳嗽着,大喊道:大和魂!......東鄉大將有大和魂,魚店的阿銀也有大和魂。騙子、枴子、殺人犯,也都有大和魂......大和魂像字面所示,就是一種魂。唯其是魂,所以永遠是飄飄渺渺的。沒有一個人嘴裏不説它,卻沒有一個人真正見到過,沒有一個人耳朵裏不聽見它,卻沒有一個人親自遇見過。大和魂大概是天狗一類的東西罷。”

    到了20世紀30年代,日本在侵華的同時,不斷同英美髮生着摩擦,民間和官府對英美更加敵對。

    |昭和小男兒  圖源於網絡

    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英語在日本被當作“敵對語”,被加以抵制和“淨化”,自然地,學校裏的英語課也就成了選修課。

    已故海軍史學家章蹇先生寫過一篇文章,《二戰中日本抵制英語的鬧劇》,在那篇文章中提到了一些讓人不知道説什麼好的故事——低音提琴“(Contrabass)”翻成“妖怪的四弦”,其他薩克斯管嘮嘮叨叨地成了“金屬製彎曲型尺八”;長號“(Trombone)”更成了“可拔可插彎曲金屬管黃銅喇叭”......體育方面受害更甚,球類運動日本幾乎皆為外來語,因強行修改而模稜兩可者更是層出不窮。

    如橄欖球“(Rugby)”改為“鬥球”、手球“(Handball)”改為“送球”、足球“(Soccer)”改為“蹴球”、籃球“(Basketball)”改為“籠球”、網球“(Tennis)”改為“庭球”、曲棍球“(Hockey)”改為“杖球”、枱球“(Billiards)”改為“杆球”、保齡球“(Bowling)”則改成了“投球”或者“十柱戲”。

    |“在看板中消除英美色彩”,這是1943年的日本戰時宣傳畫

    雖然這樣的“排斥英語運動”並未在法律上確認,但民間愛國熱情高漲,在那個時候的日本,別説英文了,哪怕就是英文音譯的片假名,誰要是用的多了,就會被扣上“非國民”的帽子

    以往一直保持純正英語教學的日本海軍,這個時候也快堅持不住了,在戰爭時期,海軍軍官們的英語水平固然比普通日本國民好,但也差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1942年10月,聖克魯茲海戰爆發。日本捉住了跳傘逃生的美軍航母飛行員,隨即審訊,問他“來自哪艘航空母艦”,這名飛行員説“來自企業號(USS Enterprise,CV-6),可這名飛行員當時穿着的救生衣上赫然寫着“大黃蜂號”(USS Hornet,CV-8)的字樣,在場的一羣日本海軍佐級,尉級軍官愣是一個都沒認出來,聽憑這位兄弟“一本正經地胡説八道”

    |説着英語的麥克阿瑟最終成了日本天皇的“太上皇”

    當然,日本民間也好,海軍也好,最終在那場“賭國運”的太平洋戰爭中輸光了老本。

    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昭和男兒的狂熱最終徹底熄滅,講英語的美國人大大咧咧地踏上了“大和魂”的故鄉。

    05
    戰後日本的英語學習

    戰爭結束之後,日本的政府和民間徹底恢復了冷靜,在美國佔領當局的影響下,日本教育進入了全面改革時期,英語教育再次受到日本國民重視,推崇英語教育之風逐漸得到恢復

    |開英文補習班的井上成美  圖源於網絡

    舊日本海軍最後一個大將井上成美,甚至憑藉自己的英語功底開起了英文補習班,大將一手漂亮的英文花體字在戰後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在這之後,日本的英語教育走上了正軌,不過隨着社會經濟的高速發展,日本成了一個發達的大國,20世紀70年代,日本教育審議會提倡“特色教育”,“寬裕的教育生活”,“啓發性教育生活”等理念(有點類似“素質教育”)。在高中階段,英語不再是必修科目,變成了選修科目。

    這導致了日本民眾英文水平的下降。

    |2016年亞洲各國及地區托福考生成績平均分圖源於網絡

    從託福成績看,日本的考生平均分在全球是很靠後的,1998年在全球165個國家中名列第150,這種情況直到目前,雖然有改善,但並不能一下子就變好。

    日本人自己也在為這件事情而苦惱。一方面,文部省沒過多久就把英文重新列為了中小學的必修課,另一方面,日本也在藉助自己發達的動漫文化重新編寫教科書,讓自己的教科書變得親切許多。

    而這將近兩個世紀以來,日本人的英語學習,伴隨着“維新”的許多彎路,一路走來,日本至今已經是一個高度開化和文明的國度了,這樣的開化文明,不只是物質上的繁榮,更是軟實力

    日本的動漫,文學作品在全球都有忠實讀者,日本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層出不窮,日本國內的圖書市場和網絡信息,一點也不比英美差。

    從這個意義上講,雖然“日本人説英文不行”這件事經常被國人詬病,但如今的日本,的確實現了福澤諭吉所説的“開啓民智”,在這方面,一百多年來雖有波折但能一直堅持下來的英語教育,功不可沒

    06
    我國1949年之後的英文學習

    1949年改天換日後,我們剛開始一邊倒地投向了蘇聯老大哥的懷抱,英語學習遭到廢止,取而代之的是俄語——政治上的變化對教育產生影響,這在中國肯定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而共和國的英語教育全面復甦,正經來説是改革開放之後的事情了。

    |1965年山東省實驗中學的俄語課本 圖源於網絡

    為什麼要改革開放呢,過去的辦法行不通了,整個國家經濟處於崩潰的邊緣,這個時候,學西方現成的經驗,是一個迫在眉睫的決定。在這樣的基礎上,西方通用的英語,也才再一次走入了國人的視野。

    但是改革開放也是有條件的。無論如何,“祖宗之法”不能動搖。英語雖然是新技術和做生意的當務之急,但英語畢竟是“西方腐朽的資產階級”才用的語言。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初級英語課本 圖源於網絡

    上個世紀80年代末,伴隨學英語熱的同時,甚至還出現了所謂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

    社會管理者將知識分子的一些進步訴求歸咎於西方特別是美國文化在中國和平演變的結果。而這些文化、思想、觀念的傳播當然離不開對英語的學習。當然,隨後多年至今,中國教育部門對英語學習中所附着的文化內涵一直保持高度警惕。

    在這種情況下,指望英語課本里出現英美文學賞析這樣的東西,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有人説英語沒必要人人都學,只要有足夠的譯作就可以了。但是國內的翻譯想要找到好的很難,諸如“河口的兩家銀行”這樣的翻譯倒是屢見不鮮。歸根到底,還是對英美文化缺乏瞭解所致。

    於是,從我記事的時候起,英語課大體上就上成了詞彙課,語法課,一個單詞抄八遍是家常便飯,一些非常讓人不知道説什麼好的語法考點被在各種場合反覆強調,而總部設在山西太原的《英語週報》,憑藉着大量的模擬試題,成為了“全球發行量最大的報紙”。

    |《英語週報》 圖源於網絡

    按理説,中國的學生投入在英文學習上的時間和精力是很不少的,但最終的效果是令人髮指。

    很多人也都意識到,學英語最關鍵的是理解背後的文化,留學英國牛津大學的王佐良教授,曾擔任中國英語教學研究會第一屆會長。

    他曾表示:通過文化來學習語言,語言也會學得更好。"語言之有魅力,風格之值得研究,主要是因為後面有一個大的精神世界:但這兩者又必須藝術地融合在一起,因此語言表達力同思想洞察力又是互相促進的。"

    當然,在體制內的英語教育裏,“透過語言學文化”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在目力所及的將來,中國的大中小學生,如果還要學習英語的話,大約還是在語法和詞彙的海洋裏掙扎,而且大約也不會有任何改善的餘地。

    於是,許多有留學需求的人選擇了諸如新東方這樣的課外補習,希望這樣的補習班能夠彌補科班教育的不足。

    但這樣的輔導班講究的是速成和討好客户,於是各種段子和應試技巧,在這樣的輔導班裏大行其道。

    這些東西過去可能曾經有用過,但現在,指望着這些應試技巧再去想在託福和雅思裏,甚至美國高考裏拿高分,是越來越困難的事情(詳情參見我寫的美國高考的文章:乾貨:中國考生需要具備哪些能力才能通過美國「高考」?| 循跡曉講)。

    當然,這樣的事情也是有一套話術解釋的,這都是英美帝國主義針對中國人的陰謀!

    |《論學好外語的重要性》——陳清泉(前漢東省京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圖源於網絡

    既然學英語而不肯正視英語背後的文化,那麼中國的各種英語怪現象也就不足為怪了。這就好比説學踢足球,不去講戰術站位分析比賽,而是一個勁兒讓隊員顛球是一樣的。

    現在,既然這樣的英語“大家都尷尬”,就會有人提到“乾脆把英語教學廢掉”好了。這樣提案,表面上看是“為了減輕大家的負擔”,但實際上呢,總逃不過“民族自信”的動機

    按照這樣的動機,中國人豈止不應該學英文,還應該“全世界都在講中國話,孔夫子的話,越來越國際化”。畢竟,現在可是有老外説“我們中國真是太厲害了”呢——只是,這話當不當真,大家也還是可以用腳投票的罷。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